您的位置:主頁 > 新聞動態 > 行業新聞
                  多因素制約 腸衣出口“壓力大”

                  天然腸衣號稱軟黃金,歐美等發達國家的香腸制品基本上都用天然腸衣做包裝,是安全、可食、營養豐富和易于消化的純天然食品包裝。幾年前,國際市場腸衣供不應求,尤其是肉制品加工旺季,天然腸衣更是“一米難求”,我國腸衣產業也因此開上“高速路”,占據世界腸衣出口的“半壁江山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隨著市場的發展,許多發達國家開始加入到腸衣生產加工的行列。2015年,我國出口腸衣9.47萬噸、貨值10.39億美元,出口量下降明顯,尤以羊腸衣為甚,均價同比下降13.5%。

                  菏澤是山東出口腸衣最多的地區,據當地腸衣生產企業反應,目前,腸衣銷售行情一直低迷,跌的不只是價格,也跌了很多企業的信心,企業出口倍感壓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企業資金“壓力大”。一是人民幣升值影響出口。隨著人民幣對歐元、日元匯率持續走高,企業出口的成本優勢已完全被抵消,致使腸衣產品出口收益逐步下降;二是資金周轉壓力大。一個集裝箱腸衣產品貨值400萬元至600萬元人民幣,按每個腸衣企業每月出口一個集裝箱,考慮海運周期及回款時限,企業需要2000萬元至3000萬元資金周轉;三是利潤嚴重下滑。自2013年腸衣價格飚到高點后,企業高價哄搶原料,隨后原料價格持續下滑,目前下跌50%左右,而腸衣成品價格則一路下跌60%左右,原料價格和出口價格不協調,嚴重擠壓利潤空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國際競爭“壓力大”。腸衣作為可以食用的食品包裝,消費量基本保持穩定。巴基斯坦、蒙古國等國家陸續開始加工腸衣,雖然產品質量與我國相比相差甚遠,但是由于勞動力成本偏低,占據明顯的價格優勢;受國外經濟低迷影響,市場對天然腸衣需求降低,人造蛋白腸衣以其價格低廉、規格統一、更適用于機械化生產,且均價比天然腸衣便宜六成,更受客戶的青睞。

                  企業管理“壓力大”。目前,我國腸衣出口企業生產經營管理存在以下主要問題:一是腸衣出口企業以中小型企業居多,技術管理人員少,沒有足夠的資金注入,企業抵抗市場風險能力差;二是技術工人緊缺,導致勞動力成本增加,加重企業運營負擔;三是傳統的腸衣消費市場基本已形成固化的營銷體系,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市場壟斷,出口腸衣的利潤難以最大化,開拓新的銷售市場難;四是腸衣企業屬于被動型適應出口,產品規格由客戶制定,客戶經常引導企業超量生產,惡意壓低產品價格。

                  出口條件“壓力大”。歐盟、美國和日本是我國鹽漬腸衣主要出口市場,我國對上述國家和地區出口的腸衣金額占全部出口金額的70%左右,出口市場較為集中,盡管企業努力開拓新興市場,力爭實現出口市場多元化,但是從目前的出口情況來看,傳統出口市場仍占據主要地位,出口貿易也因此極易受國外技術性貿易措施影響。歐盟規定鹽漬腸衣中氯霉素、硝基呋喃類代謝物不得檢出,要求出口方批批檢測,增加企業競爭成本;日本也于2006年5月29日起實施“肯定列表制度”,并執行新的殘留限量標準。此外,受日本要求中國輸日腸衣必須在該國指定口岸消毒的影響,腸衣套管、套片等附加值較高、中國加工優勢明顯的深加工產品難以進入日本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腸衣在國外消費量基本保持穩定,而我國在世界腸衣貿易中所占比重卻處于下降趨勢,出口競爭日益激烈,恐失“半壁江山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黑人性生话双飞